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|河南快赢481玩法

您當前的位置: 首頁  »  原創作品

十年玫瑰,十年劫

來源: 作者:海落未央 更新時間:2018/9/8 0:00:00 瀏覽:9152 評論:0  [更多...]

依舊是盛夏六月,這里的玫瑰早已開放成群,紅的妖冶,所有的一切,仿佛都變得那么的虛幻無知。

洛羽然蹲下身來,輕觸著這里的紅玫瑰,十四年之前,大家曾在這里結緣,而十四年之后的今天,又何去何從,洛羽然閉上雙眼,玫瑰花的香氣撲鼻而來,十四年之前,所有的一切,仿佛都是那么的美好。

 

那一天,大學門口人頭涌動,無數的車輛在這一天停靠在校門口,人群川流涌動在校園內內外外,洛羽然拉著一個小小的銀色行李箱,獨自一人來到了即將生活四年的地方,這所全國著名的大學——南華大學,最美的風景,最好的城市,故事,便是從這里開始……

 

“嘿!你好。”洛羽然剛走進宿舍,眼前,一個女子便沖自己熱情的打招呼,洛羽然淡淡的笑了笑,回了一句:“你好。”

女子走上前,接過洛羽然手中的銀色行李箱,開朗笑道:“你好,我叫白初雪,你以后四年的室友。”

洛羽然會心的笑了笑,看著白初雪將自己的行李箱放好,便開始整理起來,環顧了四周,寢室不大,標準的兩人間,上下鋪的床鋪,一個小小的陽臺,還有一個小小的廁所,但是裝飾起來,一定可以很溫馨。

 

傍晚,很快便匆匆來臨,白初雪拉著洛羽然的手,便緩緩走向食堂:“羽然,你可知道,我們學校,最不缺的,就是帥哥啦。”

洛羽然對著白初雪淡淡的笑道,眼眸之中閃現了些許的動容:“真的?”

白初雪一邊走,一邊狠狠的點了點頭:“當然,你長得這么漂亮,要是以后交到了一個大帥哥,記得分享給我。”

洛羽然的臉龐之上依舊是淡然的笑容,她看著眼前調皮的白初雪:“才不要呢。”

白初雪即刻說道:“好朋友之間,什么東西都要共享的,比如,你的東西是我的,我的東西還是我的。”

洛羽然輕輕的白了一眼白初雪:“誰和你是好朋友。”

白初雪開心笑道:“洛羽然啊。”

 

一路之上,樹葉不斷的飄臨,現在是金秋九月,一個看似,美好的季節。

 

夜晚,哄鬧的迎新晚會之后,伴隨著天空之中煙火的寂滅,取而代之的,便是那無邊無際的曼麗星辰。

洛羽然站在陽臺之上,雙手輕輕的倚靠著欄桿,遙望著這片星空。

白初雪剛剛洗完澡,披著一頭依舊有些濕漉漉的頭發,走了出來,輕輕的拍了一下洛羽然的肩膀: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

洛羽然輕言道:“家人。”

白初雪依舊有著笑顏,笑道:“第一天來,大家都這樣的,別難過,習慣了就好。”

洛羽然搖了搖頭,雙目依舊看著這片星海,眼眸之中,淚光閃動:“我已經習慣了。”

白初雪疑惑的抬頭看了看星空,剎那之間,好像明白了什么,立刻沖著洛羽然道歉道:“不好意思……我不知道他們已經不在了。”

洛羽然依舊是搖了搖頭,淡淡說道:“沒關系,習慣了就好……

 

清晨,在太陽灑下第一縷陽光的時候便降臨了下來,大一的忙碌生活也即將開始,社團,學生會,各種的學生活動,以及那擁擠的課表,永遠要搶位置的圖書館,生活過的忙碌也充實。

“叮咚。”清晨六點,洛羽然摸了摸放在一旁的手機,瞇著眼睛看著短信,仿佛看到了什么,瞬間便清醒了過來。

洛羽然用手用力推了推睡在自己上鋪的白初雪。

白初雪沒睜開眼睛,轉了個身,不耐煩的說道:“怎么了?”

洛羽然再次戳了戳白初雪,開口道:“好消息。”

片刻,白初雪轉過身來,對著站在梯子上的洛羽然,睜開眼睛:“什么好消息?”

洛羽然笑了笑:“恭喜,被學生會錄取了。”

聞言,白初雪的心一頓,原本的慵懶在頃刻之間便被興奮所替代,她趕忙坐了起來:“真的?”

洛羽然將手機遞給白初雪,笑了笑說道:“不然還能有假。”

白初雪激動的拉了一把站在梯子之上的洛羽然:“今天開始,我們兩個就是學生會的人了。”

 

陽光透射過云彩照射著大地上的每個角落,映襯著極其美麗的大地山川。

中午,學校一號會議廳中,全體學生會成員召開年度第一次例會,洛羽然和白初雪都被分在了外聯部,而和他們一起的,還有一個高高瘦瘦的帥氣男生。

會議廳中,中午十二點,很快便坐滿了人群,好像很準時似的,一位帥氣男生在白初雪左手邊的空椅上坐了下來,洛羽然輕輕的掃視了男生一眼,帥氣的臉龐瞬間便映入了自己的眼簾。

男生對著白初雪和洛羽然笑了笑,開口道:“我是冷軒辰,一個部門的,合作愉快。”

白初雪趕緊點頭,笑道:“合作愉快。”

洛羽然輕輕笑道:“合作愉快。”

很快,會議便開始了,好像所有的一切過的都是那么的匆匆,會議之上,主席所講的都是一些官方的客套話,很多話,也沒有什么必要要去記住,而洛羽然的目光,始終在這名男生身上。

白初雪微紅著臉頰,用手肘輕輕的碰了碰坐在自己右邊的洛羽然,她放低聲音說道:“帥不帥。”

洛羽然只是淡淡的一笑,似乎很不在乎:“還好。”

隨即,白初雪嘟囔了一句:“你審美觀是不是有問題。”

洛羽然始終只是淡淡一笑,沒有說話,手中拿著筆,傾聽著主席臺上主席們的講話,卻未曾寫下一個字。

 

一個多小時的會議終于在轟轟烈烈的掌聲之中結束,緊接而來的外聯部部門會議也很快便謝幕。

會議之后,所有成員都散了,校園大道之上,一位位身穿制服的學生向著學校四周擴散而去,而白初雪則拉著洛羽然快步跑到冷軒辰面前,落葉不斷的從書上飄落,在他們面前砸下。

“軒辰,可以給一個微信號嗎?”白初雪笑道。

冷軒辰臉龐上的笑容是那樣的溫暖,夕陽所潑灑下的陽光照射在他的臉龐之上,一股格外的美艷從他的身上滲透出來,他接過白初雪的手機,便將號碼給輸了進去,旋即,他將手機還給白初雪,靠近她的耳畔,呼吸所產生的氣體不斷觸碰在白初雪的肌膚之上,他輕聲說道:“保密。”

白初雪即刻點了兩下頭,她的臉龐微微泛紅,對著依舊站在一旁的洛羽然說道:“去吃東西吧。”

洛羽然的聲音也是那樣的輕柔:“嗯。”

話落,她便被白初雪拉著向著步行街的方向走去,回頭遠遠的望著已經走遠的冷軒辰,金黃落葉之中,他一個人的背影之中,似乎透著些許的凄涼。

白初雪看著有些心不在焉的洛羽然,有些奇怪的問道:“羽然,有什么事嗎?”

洛羽然突然回過神來,臉龐之上淡淡的畫上了一絲笑容:“沒什么。”

夜晚,宿舍之中是那樣的沉寂,時間久了,兩個人該說的話總有說完的一天,洛羽然側躺在床上,正刷著微博。

“羽然。”突然間,白初雪的聲音在宿舍之中響了起來。。

洛羽然抬頭,看著在上鋪探出腦袋的白初雪,只見白初雪說道:“要不要冷軒辰的微信?”

“發給我吧。”洛羽然淡淡道,語氣之中顯得很極其的平淡,內心卻早已在不停的跳動,她手中握著手機,雙眼無神的看著手機上的一條條微博,只等待著微信響起的那一刻。

片刻,白初雪將冷軒辰的微信名片給推送了過來,洛羽然即刻便申請了好友。

許久,洛羽然的雙眼始終盯著手機屏幕,一次又一次的將即將熄滅的屏幕給點亮,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,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。

白初雪探出腦袋來,她看著睡在下鋪的洛羽然,開口問道:“他同意了么?”

洛羽然回過神來,她的語氣依舊是那樣的不在意:“沒有。”

白初雪笑了笑:“那軒辰可能已經睡了,他剛剛和我才說過晚安。”

洛羽然笑了笑,她看著白初雪將腦袋收回去,她臉部的表情才放松了下來,她看著手機,打開微博,不斷的下滑,注意力卻絲毫不在手機屏幕之上。

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流逝而去,白初雪再次探出腦袋來,看向下鋪:“羽然,我睡覺了,你也早點休息。”

“嗯,晚安。”洛羽然開口說道,依舊側躺著,看著手機。

宿舍的燈被白初雪用遙控給關了上,黑暗之中,唯獨只有洛羽然的手機熒幕依舊散發著光芒,她想要將自己的注意力從冷軒辰身上轉移開來,可是終究只要一閉上雙眼,腦海邊會浮現出中午時分的影像,冷軒辰與白初雪是那樣的親近。

盡管她已經極度困倦,但是只要閉上雙眼,依舊是那些影像,她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怎么了……

 

清晨時分,陽光潑灑下大地,宿舍之中,光線被一道厚厚的窗簾遮擋著,整個宿舍依舊是一片昏暗,鬧鐘準時響起,洛羽然睡眼惺忪的睜開雙眼,全身都沒有力氣一般,關掉鬧鐘,繼續在床上睡了下去,反而白初雪從上鋪爬了下來,她梳洗完畢,對著洛羽然輕聲說道:“羽然,我出去一趟。”

洛羽然只是輕輕的答應了一聲,便繼續睡了過去。

很快,白初雪便踱步走了出去,房門被輕輕的關了上,整個房間之中,唯獨只剩下了洛羽然,依舊睡著,時間促使著太陽光線在不斷的變換。

早晨十點鐘,洛羽然坐了起來,隨手將燈打開,用手揉了揉依舊有些模糊的眼睛,長長的褐色發絲微微凌亂的披在肩膀之上,她拿出手機,撥出了白初雪的電話:“初雪?回來吃飯嗎?”

電話對面,笑容隨即傳來:“不回來了,中午我和軒辰一起吃。”

洛羽然頓了頓:“好……

隨即電話便被掛斷,洛羽然坐在床上,不知道為什么,心中一股嫉妒之心便燃了起來,她極力在克制著自己,可是終究是沒有辦法迫使自己不再想到那個男孩,她拿出手機,在搜索欄中打下了:一見鐘情……

 

“叮咚……

微信的聲音習慣性的響起,如今在學生會工作的洛羽然,每天都必須面對著無數次這樣的情景,她有些沒精打采的將微信打了開來,看到信息的瞬間,她猶豫了一下,瞬間激動之情便涌上腦海。

屏幕之上,正是冷軒辰發來的一條信息:“來一起吃飯嗎?”

洛羽然揉了揉眼睛,即刻回了一句:“嗯。”

 

餐廳之中,白初雪有些不高興的用手拄著腦袋,另一只手玩著叉子,說道:“怎么叫她來吃飯了?”

冷軒辰從自己的盤子之中切下來一塊牛排,夾到了白初雪的盤子之中,開口道:“畢竟是一個部門的,而且她也是你的室友,你把她一個人留在宿舍她肯定會不開心的,這一次,就當是我們部門的第一次聚餐。”

白初雪沒有說話,片刻之后,洛羽然便身穿著一身淡紫色的衣裳,走進了餐廳,看到冷軒辰朝著自己揮了揮手,她即刻走了過去,白初雪看到冷軒辰的動作,一回首,只見洛羽然朝著自己走了過來,她緩緩的站起身來,朝著洛羽然笑了笑,將自己原本坐的位置讓了開,走到冷軒辰身旁坐了下。

“初雪,坐吧。”白初雪的聲音極其的恬靜。

洛羽然點了點頭,臉上一股抹之不去的笑意,她旋即便在他們兩個對面坐了下來,點了一些平常的菜肴,然而整個用餐的過程之中,自己似乎插不上半句話。

 

夜晚再度籠罩了整個南華大學,洛羽然站在走廊上,輕輕靠著欄桿,看著滿天的星辰和那灰暗的月光。

白初雪走了過來,笑著開口道:“羽然,我和你說,今天我和軒辰……

“我累了。”沒有聽白初雪講完,洛羽然只是輕輕的一句,便轉身向著房間之內走去,“以后,吃飯便不必叫我了。”

白初雪看著躺在床上背對著自己的洛羽然,輕描淡寫中不帶有任何的感情:“知道了。”

 

無數個清晨,還是如約而至,大學生活,便是如此的枯燥乏味,沒有什么驚喜,和白初雪的生活依舊和從前的一樣,只是再也沒有那般交心了,只有每當學生會工作的時候,才會見到那個被自己藏在心里的男人,心中泛起幾絲興奮,然后擦肩而過。

 

第一個寒假假期如約而至,以為能夠漸漸的便淡忘他,可是好像便印在了腦海中一樣,沒有任何辦法能夠忘卻,晚上,只要一閉上眼睛,都是他……

 

在焦急等待之中,寒假匆匆過去,只是早早的再到學校,只知道,白初雪和冷軒辰在一起了,只是一個半月的寒假沒有聯系,不知道為什么,當得知的時候,洛羽然一個人坐在床上,心中有些泛痛,她捂著雙眼,眼淚不自覺的流下來,宿舍之中,窗簾阻隔著外面的陽光,沒有一絲的光線,顯得極其的昏暗。

 

三年之后,洛羽然已然是校學生會主席,那天,她帶著全體學生會的人,在校園的一角種下了一片的玫瑰花,初春的默默無聞,換來的是未來的絢麗耀眼。

三年之中,沒有再太多的去接近他,隨著他們兩個的退出學生會,白初雪搬出宿舍,生活中也漸漸的看不到他們了,但心中,那個位置,仿佛都是那個男生占據著,這些年,明明有好幾個追求者,但卻都被自己拒絕了,僅僅和一個男子相戀了一場,最后也是草草的分開,就因為自己,至始自終都無法忘記當初那個剛進入學生會的男生。

洛羽然站在學校的教學樓頂端,夜晚,還是那么的絢麗,沒有一絲的改變,面對著無邊無際的星辰之海,洛羽然的眼淚不禁順著雙頰流了下來,她的聲音之中有些許的無助:“爸,媽,我,想你們了。”

 

清晨,洛羽然一個人起床,一個人的宿舍,顯得格外的空蕩,化好妝,穿著一身輕便的衣服,今天,是他的生日,同時,也是自己的生日,自己昨天便安排好了,讓他的兄弟以他們的名義將他約到此處。

玫瑰花早已盛開一片,經常有同學會來此拍照,而這里,也成為了校園最美的地方,今天,學生會的成員穿著一身制服,組成一道人墻,將這里給圍了起來,冷軒辰被他的兄弟們帶到了這個地方,鮮紅的花海就像用鮮血染就一般的格外耀眼,無數朵玫瑰正隨著風輕輕擺動,香氣在整片空中不斷的彌漫了開來。

 

洛羽然站在花海中,一身白色的連衣裙,而冷軒辰靜靜的走了過去,看著洛羽然那絕美的臉龐:“是你找我嗎?”

周圍,無數個手機頓時開始了攝影,拍照聲音此起彼伏在四周的響了起來,即便學生會的干事們在不斷的阻止著周圍人群的拍照,可是依舊是無濟于事一般。

洛羽然微微一笑,此刻,在他的眼中,只有站在眼前的這個男孩,即便他的面容,看上去比剛見到是憔悴了許多,她點了點頭:“今天,我只是想告訴你,我藏在心里快四年的秘密。”

冷軒辰依舊是那樣的平靜,在他的臉龐之上,看不出有任何的感情波動,他只是淡淡的看著站在眼前的洛羽然。

洛羽然接著開口說道:“這片玫瑰花,是我當初便想要送給你的,如今,是他們的第一次開放,現在,我洛羽然告訴你,我喜歡你三年了。”

突然之間,令洛羽然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在此刻發生了起來,只見冷軒辰邁步上前抱住了洛羽然,僅僅只是一秒鐘的時間,冷軒辰將洛羽然放了開來,他的聲音是那樣的冷淡:“我已經有感情了,抱歉……

洛羽然笑了笑:“我知道,謝謝。”

幾乎是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沒有人知道,冷軒辰,究竟是用意幾何

冷軒辰將自己的聲音放大了幾分:“這個擁抱,就當最后的別離吧。”

洛羽然笑著點了點頭,看著冷軒辰轉身離去。

白初雪站在人群之中,她看著眼前的一切,眼淚終究是忍不住的滑了下來。

 

十年之后,大學同學聚會,大家都有了自己的事業,自己的家庭,舞會之上,白初雪身穿著一身潔白的衣裳,看到不遠處已經十年未曾有聯系過的洛羽然,回憶頓時便沖上了她的腦海。

她捧著一杯紅酒,走了上去,輕輕的拍了一下洛羽然的肩膀,即便她的臉龐之上,用著厚厚的化妝品所遮蓋著,卻依舊顯得有些憔悴,她似乎是在強顏歡笑:“好久不見。”

洛羽然轉過頭,看著眼前的女子:“好久不見。”

“羽然。”十多年了,白初雪終究是叫出了口,她的嘴角向上咧了咧,眼淚卻不爭氣的滑了下來,她的聲音之中帶著些許的哽咽,好像是說不出的難過,“可以跟我出去一趟嗎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”

 

公園小路之上,白初雪依舊主動拉著洛羽然的手:“去看看他吧。”

“冷軒辰嗎?”洛羽然開口道,這個名字,已經被自己埋藏在心底很多年了。

白初雪點了點頭,她的雙眸之中漸漸陷入了一片深邃,夜晚的星辰散發著的微弱的光芒,將整片公園籠罩,白初雪抬起頭,停下了腳步,看著眼前的洛羽然說道:“他走了,他走之前,其實最想見的,就是你。”

“走了?”洛羽然的神情顯得有些驚詫,她曾一直以為,白初雪與洛羽然有著一段美好的婚姻。

白初雪強顏歡笑道:“十三年之前,他告訴我,他身患絕癥,但是,他卻喜歡上了你,而我,也看出來了,你對他的一見鐘情,他說他不能耽誤你,就想要借我的手來抹去你對他的念想。”

洛羽然沒有說話,只是聽著白初雪繼續講下去:“后來,我用我們之間的友誼,換來了你對他的漠不關心,其實那天花海,我就在一旁看著,他說的最后的別離,你現在,應該明白了吧,其實,從始至終,他一直愛著你,而我,也從未愛上過他。”

 

公墓之上,洛羽然輕輕的擦拭過冷軒辰那已經冰冷的墓碑:“其實,我這十年,從未忘記過你……

河南快赢481走势图500期 东方心经ab报 河北十一选五任7荐号 海王2电玩城注册送分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规则 二八杠麻将玩法 爱彩乐彩票网 足球直播免费 极速快车开奖有官网吗 体彩店买足彩步骤 网赌MG